下载网站快捷方式
首页>女生>我在古代当团宠>第二百五十五章 愤而出走
“慎言!”明昭高声开口,警告的扫过那人。

  那人立马缩了脖子禁声。

  明昭走向向禹,“干爹,每家二百斤的确是太过分了!”

  向禹瞪眼,“这是我能控制的吗?上面催得紧,齐王的使者不日就到了。不征集上来,如何跟齐王交代?别忘了,这是齐王的治下,就算是城主在这儿,也得听从官府的。民不与官斗,你们都没听过吗?”

  “但二百斤太多了啊……”几个商户齐齐开口抱怨。

  明昭道:“我也觉得多!干爹,这事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你得为咱凤凰城的百姓着想才是。”

  “对!”商户立马起哄,“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向禹道:“你们以为我想吗?交不出十万斤粮食,齐王要是带人来灭了凤凰城,你们谁能顶得住?”

  众人一噎。

  明昭道:“齐王又不是那等不讲道理的人。”

  向禹道:“齐王是什么样的人,是你能议论的吗?这事,没得商量。不交粮,就从凤凰城滚出去。”

  明昭当即厉喝,“向总管!”

  “真当这凤凰城是你家的了吗?我们不服!”

  “对!你没有权力赶我们走!”

  “城主不在,昭姑娘才是第一管事!”

  “……”

  “好!好!”向禹黑着一张脸,“既然你们想造反,那我不管了,还不行吗?”

  “不管就不管!”明昭的邪性也上来了,“为了迎合当官的,就不顾老百姓的利益,这种混蛋事咱们凤凰城不允许。”

  “行!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屁孩,如何度过眼前这一关。”向禹一甩袖子,气呼呼的走人。

  “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明昭高喊,“我还真就不信了,没有你,这凤凰城还真就不转了。哼!”

  她豪言壮语一吼完,居然没有叫好声响起。

  所有围观的人俱是一脸无措的茫然。

  明昭就知道,向禹在这些人心中才是主心骨的存在。毕竟这些年来,冲在前面为他们办事的一直都是向禹。

  刚刚之所以把她搬来,也只是想压一压向禹的气焰。

  向禹真的撂挑子了,他们反倒心慌了。

  明昭也不点破,依旧放话道:“大家不用担心!此事,我定然顶在前面。”

  换来的是一地的叹气声。

  红枫忙上来搀扶明昭,“姑娘平日里不是这般莽撞的人,今日怎么真的跟向总管吵起来了?”

  “吵了吗?”明昭仰头看天,不吵怎么达到目的,何况这争吵其实也不是太激烈。

  她和向禹都说不出更伤人的话来,也就只能维持这样的效果了。

  红枫道:“姑娘一心为民自是好的,只是眼下的形势,怕是向总管要看得远一些。”

  明昭不以为意的道:“我管不了那么多,就是觉得有人来欺负凤凰城,我这心里就不舒服。所以,这事,我说了算。”

  努力表现出一副骄纵的大小姐样子。

  仅仅只过了一刻钟,向禹就带着崔氏坐上豪华大马车扬长而去。临走前还扔下豪言壮语,“没有了我,看凤凰城还转不转!”

  谁都能看出来,凤凰城的向总管这是真的生气了!

  一山不容二虎,他无上的权威如今被一个女娃娃给挑衅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自然是要负气离开。

  这是要挟!

  自恃才高的要挟!

  不可或缺的要挟!

  向禹这一走,自是也有人上前解劝挽留的,就好比凤凰学院的卫锡,以及如今被人奉为小神医的李宜泽,此外还有几个高瞻远瞩的商户。但却没有明昭。

  明昭也不知是赌气,还是暴露了野心本意,就这样放任自流的让卫锡走了。

  为此,整个凤凰城内一片哗然。

  而凤凰城外,于县令再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匆匆赶来的时候,想要阻止向禹已然来不及了。而且那向禹不知走了哪条路,犹如飞天遁地一般,他派了好几路人去追,愣是没有追上人。

  不得已,于县令只得找上了明昭。

  说起来,于县令一直都不曾把明昭这个女娃娃放在眼里,哪怕她在凤凰城的名声响亮。

  孩子嘛,名声无非都是大人给的。

  周家愿意捧着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娃,他哪怕作为县令也是不能干涉的。何况,周家有银子,这捧着捧着捧出了一座凤凰城,哪怕作为一县之令被盖过了风头,但他终归也是享受到了好处的。所以,这县中之城,他也是忍了。

  但这凤凰城的崛起,也只是借助了这女娃娃的运气,实则跟女娃娃没有半点的关系。就如她的一院之长,也不过是顶个名头罢了。

  虚的就是虚的,但要是有了妄想,那就让人讨厌了。非但讨厌,还不能忍。

  周府之内,于县令本是冲着岳氏来的。没想到,岳氏直接不见他。哪怕两人碰上了,不等他说明来意,岳氏就直接不耐烦的走人了,让他有什么事去跟明昭说。

  那种语气,就好像明昭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似的,就好像明昭真的是这凤凰城中说一不二的主宰似的。

  于县令为此气闷不已。

  “向总管去哪里了?”于县令这一开口,明显的来者不善。

  明昭捂嘴打了个哈欠,“于大人执意见我,就是问这事?”

  于县令道:“这还不是大事?这凤凰城中若是没有向总管,岂不跟塌天差不多?你到底知不知轻重。”

  明昭道:“我这个时间点,就想着睡午觉。不让我睡午觉,我会很难受。于大人若是没有别的事,那我先回昭园了。”说着话,又打了个哈欠。

  于县令在心中冷笑,果然外面那些个传言都是虚的。就这么个吃了睡,睡了吃的,能是什么天才少女?“本官再问一遍,你知不知道向禹去哪里了?”

  明昭眼泪汪汪的看过去,哈欠把眼泪都带出来了,真的已是困极。鼻音浓重的道:“腿长在他身上,我哪能知道啊!于大人,您这可是强人所难了啊!”

  “那还不赶紧去找?”于县令怒火中烧,“你可知,你胡闹之下将他赶走的后果?”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