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站快捷方式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那辆车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地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眼看着人就要顺利从缓冲地带逃脱,手下的人忍不住喊了一声:“秦总。”

  然,话音刚落,就听到突然一声女人的低呼声突兀地在这夜幕之下响起。

  那手下下意识地朝着前方看去。

  只见车速不减,但一个女人却从车内被推了出来,因为惯性直接滚了好几圈。

  这种速度,这个女人不死也得全身骨折。

  真是够狠,够无人性。

  所有人都被这库宁如此举动给震到了。

  唯独秦匪在看到那一瞬间之时,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就听到他说了两个字:“行动!”

  空旷安静的高速路上,很快就响起了一声巨大响亮的开枪声。

  “砰——”

  那一声震得人心头发颤。

  随后就看到库宁的那辆车突然“吱”地一下,车头一歪,就朝着旁边的护栏上撞去。

  司机当场头部中枪死亡,倒在了方向盘上。

  车子没了人掌控,就此失控。

  在听到那一下声响后,车头直接撞得引擎盖都翘了起来。

  原来秦匪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追击库宁的时候,察觉到了他的路线后,就让人提前在闸道口安排好了人手在这里伏击。

  其实,如果库宁一直以那个女人为人质,秦匪反倒不能做点什么。

  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但偏偏秦匪不按套路出牌,故意施加心理压力。

  让库宁以为他会一直君子下去,就像在火车站时一样,所以赌了这一把,以免把他惹毛最后成了真小人。

  殊不知,秦匪的君子是要看对象和时间的。

  眼下,库宁认为他是君子,可惜他偏偏当小人。

  以至于,他输了。

  车子撞在了护栏上,那冲击力可不小,而且又在缓冲地带,他们完全可以不用进行火力围剿,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人给带走。

  只是可怜了那个女人,在如此迅猛的速度之下从车内推了下来,需要马上进行救治。

  几个警察先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抬上了车上,朝着最近的医院而去。

  剩下的人则把库宁和其他几名手下给带上了车。

  在上车前,库宁满头鲜血地站在了那里,恶狠狠地瞪着秦匪,显然不甘心自己被如此的欺骗。

  “我还以为你真是君子,原来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秦匪始终站在那里,唇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所以比起真小人,伪君子更可怕,要小心。”

  库宁冷哼了一声,“别得意,路还长,我们走着瞧。”

  以他的势力和能力,要想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边境这边到底他经常接触,就是需要点时间和代价罢了。

  所以他一点都不怕。

  可谁能想到,秦匪却在这个时候说:“抓到你,路就不长了。”

  这话说得很有深意。

  库宁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眉头一拧,目光死死地盯着秦匪。

  果然,就听到下一秒秦匪道:“你以为,你的人还会等你回去吗?”

  顿时,库宁脸色骤变,他很快就明白过来秦匪要趁着自己被抓想要搅局势,但却又不想相信,断然否定道:“不可能!”

  “自己的手下是什么样的,你心里没点数吗?”

  秦匪笑着反问了这么一句后,就转身上了车,离开了。

  眼下的事已经不需要他来参与了。

  人证、物证他都有,库宁这次绝无翻身的可能。

  只要人进去,他保证,肯定不能活着走出来。

  秦匪一路折返回了境内的火车站的,那批去追江暮韫的人也这个时候回来了,没有任何意外,江暮韫跑了。

  不过证据在,江暮韫始终跑不脱。

  他只要沾了孙宗道这个人,那他就是和库宁一个下场。

  于是,他让人赶紧去布置,尽量就在边境处就把人给抓起来。

  而他则留在边境线配合着这边的人将这一恶劣事件努力平息。

  因为实在闹得太大了,才把人抓起来,网络上已经各种铺天盖地的短视频,必须要赶紧压制下去。

  以免造成恐慌,到时候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在这样忙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消息终于平息了下来。

  只不过,江暮韫却迟迟不见踪影。

  秦匪在收到那些人的消息后,静坐在那里没有吭声,脸上是一片冷肃之色。

  屋内一片安静。

  在场的其中一名手下看秦匪的脸色不好,心中很是愧疚,主动开口道:“是我不好,当时要是早点撤的话,就不会被发现了。”

  旁边的人不禁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那只是个意外罢了。”

  “可要不是我的话,江暮韫不会察觉。”

  “谁都不想出现那个意外,你别太自责了。”

  ……

  这时,秦匪总算是开口了,他说:“派一批人去南边守着。”

  手下的人听了当即应了下来,“是。”

  当天秦匪的一批手下就赴南边而去。

  而秦匪还需要暂时留下边境,库宁他必须要亲自押解回京都,否则他不安心。

  不过这几天他已经空出时间给老爷子打了一通平安电话,告知自己一切安好。

  这让京都那边安心了不少。

  老爷子让他抓紧时间回来,别在外面耽误太久。

  说到底,人不在眼前,始终还是担心。

  秦匪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就此应了下来,“放心,最迟一个星期,就能回来了。”

  如今库宁突然被抓,境外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库宁和KIN之间交好,之前就利用KIN来遏制自己的研发,如今他正好可以趁虚而入,打破这一局面。

  所以他得把这里全面解决完,才能回去。

  老爷子看他既然心里有打算,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时珺在秦宅过得不错,胃口也非常好,像个小猪似的,一点原本孕妇该有的反应,她全都没有。

  秦匪听到之后连日来眉眼间的沉重也渐渐舒展开来。

  “她没事就好。”

  老爷子哼笑道:“放心吧,一点事都没有,我把她养得可好了。就是唯一一点不太好,每天都很忙,有时候晚上九十点才回来。”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里就多了几分的忧愁。

  “你说她这样累,好吗?我好几次都想劝,可又不敢。”

  秦匪听着老爷子那怂怂的言辞,心想原来自家爷爷也有怕的,而且还和自己怕的是同一样的,不由得失笑了一声,回答:“等我回来之后,帮她分担一些。”

  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哼哼了两声,“本来就应该你分担。要不是你,她也不会干这个。”

  秦匪嗯了一声,“我明白。”

  两个人又简单地说了两句后,因为秦匪这边又要开始忙,所以只能结束通话。

  以至于随后的几天都没有时间和时珺联系。

  等到能联系,已经是确定押解库宁回京都的时候。

  他迟迟收不到南边的消息,心里实在有些担心。

  江暮韫一天不出现,他一天不安心。

  所以就提前想要把人押解回去。

  “不是说好后天的吗?”

  秦匪站在窗口,手握的手机,对着电话那端的人低声地道:“想你了,就让他们提前两天。”

  时珺这会儿正在办公室里做事,听到这话,不禁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动作,对他说道:“没必要,我又不会消失,你就安心做事就好。”

  秦匪听到这话,心里满是妥帖,“嗯,我会把一切全都解决完的,到时候……我们领证去。”

  时珺听到领证两个字,一直紧绷的眉眼也微微舒展开。

  是啊,秦匪说过,回来之后他们就去领证结婚。

  结婚……

  这个字眼陌生,却又让人格外期待。

  她放下了手里的活,脚尖轻移了下椅子,面朝落地窗。

  深秋的暖阳直面落在了身上,让人整个人身上都懒洋洋的很。

  她声音不自觉地放软,“爷爷说,要挑个好日子。”

  秦匪一听到这话,恨不能现在就马上飞回来,“等把该结束的都结束了,就是咱们最好的日子。”

  电话那头的时珺还没来得及开口,敲门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她抬头,就看到门口的助理指了指自己的手表。

  时珺很快想起来,自己下一个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于是她没有再废话,和秦匪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就去忙了。

  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六点。

  窗外暮色降临。

  时珺今天因为秦匪的归来,所以难得准时下班,打算和他一起吃个晚餐。

  顺便聊一聊接下来的一些事。

  因为她收到消息,KIN这两天内部发生了点问题,似乎一个许久的合作突然中断了,让他们损失了一大笔的钱。

  KIN和时珺不和已久,他们的动荡,就是她的时机,所以她不想错过。

  这一路上她都盘算着怎么吃KIN这块大蛋糕,等到电梯响起一声“叮”,她才反应过来已经到地下车库了。

  今天她是提前下班,没告诉秦家老宅的司机,索性就自己开车回去了。

  空荡的底下车库只有她的脚步声一阵阵地回响。

  她走到自己的车前,刚一拉开车门,结果突然间眼角的余光窜出了一道黑影。

  时珺身形一退就此避让开。

  可对方出手非常速度,看偷袭无法成功,又怕惹来安保人员,所以当即一脚就飞踢了过去。

  时珺心头一惊。

  随后就下意地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可就是这么一下的格挡,导致最后被人钻了空子,给控制住,并且用迷药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致使她昏迷,从而送上了车。

  紧接着,车子就飞快地从地下车库行驶了出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