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站快捷方式
首页>穿越>日月风华>第五六六章 欲盖弥彰
/

  这是一幅大唐帝国的简略疆域图,西陵和南疆自然也是包含在其中。

  宇文怀谦在地图上做了描红,一目了然,秦逍一眼便看到,红色最甚者位于西川益州和东北幽州,都是远离京都所在的司州之地。

  “目前整理了近三年在地方上发生的关于邪教的案子。”宇文怀谦解释道:“经过我们的统计,事涉邪教案件最多的地方,便是幽州和益州,相比而言,益州的案件更多,幽州紧随其后。”

  “如果王母会真的在发展势力,按道理来说,确实是距离京畿地区越远越好。”秦逍看着地图,若有所思。

  虽说统计邪教案件是一种调查王母会的手段,但却并不能肯定这些邪教案件一定与王母会有关。

  古人崇尚神明之说,上到天子,下到黎民,都是敬天拜神。

  于是有非分之徒便利用神明之说,蛊惑百姓,这也是难以杜绝的事情,而古往今来利用各类神明蛊惑百姓为己牟利的事情多如牛毛,相较而言,西川和南疆对神明之说信仰更甚,西川邪教作祟最为严重,也是理所当然事情。

  南疆在慕容家的控制之下,那边发生的案件,自然也不会由朝廷过问,所以这十几年发生在南疆的各类案件,无论是大理寺还是刑部都没有备档。

  东北幽州的邪教案件仅次于益州,却还真是出乎秦逍所料。

  幽州是大唐东北的屏障,与渤海国接壤,帝国在东北设立安东都护府,衙署就在幽州境内,为的就是防备渤海国的威胁。

  当年渤海国就是因为时常袭扰大唐边境,纵兵在幽州劫掠,甚至步步蚕食,占据幽州数郡之地,激怒了武宗皇帝,发兵征讨渤海,导致渤海元气大伤,俯首跪在大唐脚下,近百年都没能完全恢复元气。

  秦逍目光移动到雍州一带。

  进入嘉峪关之后,便是雍州,穿过雍州便是凉州地界,而凉州处于京都所在司州的西北方向,大唐十八州之中,凉州的面积不大,但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是京都东北方向最后一道屏障。

  而西陵与凉州之间,便是辖有十三郡之地的雍州。

  雍州是入关后的第一道防线,北方四镇之中的沃野镇,便坐落于雍州正北方的沃野郡内,黑羽将军撤出西陵之后,便主动请缨,坐镇雍州,不但统帅着沃野边军,非常时期,黑羽将军也拥有调动雍州大营的权力。

  以界北府为中心的雍州土地辽阔,相较于大唐大部分州营三五千人的编制,雍州因为在地理上的特殊情况,拥有八千驻军,实际上多年以来,黑羽将军手中统帅的兵力有近三万人马。

  因为黑羽将军坐镇,雍州却也算得上是太平之地,少有匪患。

  不过秦逍来京途中,经过雍州,而且正是在雍州发现了王母会的存在,亲眼目睹大批的百姓受到王

  母会的蛊惑,成为了王母会信徒。

  但此刻在地图上,雍州却是色泽极浅。

  宇文怀谦做事是个很周到的人,邪教案件发生最多之地,描以深红颜色,其他的则以案件的多少颜色渐淡。

  京都所在的司州,本该是颜色最淡之地,但在这地图上,却分明比江南三州和青州还要深一些,江南三州和青州这一片地区,在整幅地图上属于最浅淡之处,也便是说,邪教案件在这些地方发生的比例最低。

  司州略深一些,而雍州则与司州属于同一层次。

  其他各州的颜色,反倒比雍州还要深。

  秦逍知道雍州一直有王母会的人在活动,而且流窜雍州各地蛊惑百姓,照理来说,雍州因此而发生的案子应该不会少,但地图显示,却与司州一般,着实让秦逍有些意外。

  “青州当年是王母会起家之地,却也是被打击的最严重的地方。”宇文怀谦道:“王母会在青州极盛之时,发展了数万信徒,而且以当时的情况看,用不了两三年,就可能发展出几十万人,真要到了那个地步,整个青州就落入王母会之手,后果不堪设想。青州营围剿王母会,却损兵折将,最后还是朝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调动神策军围剿,将王母会一举歼灭。此后多年,青州对王母会残部穷追猛打,王母会在青州的力量几乎被消灭殆尽,所以青州这些年邪教案件发生最少,却也是合乎情理。”

  秦逍微微颔首,道:“二爷,雍州发生的案件很少,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进京的时候,亲眼看到王母会在雍州发展信徒,而且据我了解,他们在雍州活动的时间还不短.....!”指着地图道:“如果说这样的情况下,雍州的颜色还如此浅,那么照着幅地图来看,王母会在其他地方岂不是更为猖獗?除了江南和青州,大唐各地都遍布王母会的人?”

  “不能如此推论。”宇文怀谦道:“涉及邪教的案子,未必都是与王母会有关系,也不能因为这幅图就断定王母会遍及整个大唐。”抚须道:“统计的结果出来之前,我的猜测,邪教案件发生越多的地方,可能王母会的存在就越有可能,这幅图出来之前,我一直是这样认为,不过现在我却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秦逍似乎想到什么,低声道:“二爷是说王母会故布迷阵?”

  “有这个可能。”宇文怀谦微微颔首:“王母会的信徒一旦入会,便如同行尸走肉,一切都遵从上面的吩咐,绝不会泄露有关王母会的讯息,即使因此而酿出案件,王母信徒也都会竭力遮掩,不让案件被揭露出来,而且尽可能让官府无法知晓。”

  秦逍微微颔首,宇文怀谦继续道:“不过若说王母会在发展的过程中,一点迹象都不会显露出来,那是绝无可能。王母会的人或许也担心朝廷甚至官府注意到他们,甚至想过朝廷可能会利用咱们现在的方法摸清楚他们发展的力量,于是故布迷阵,想要迷惑朝廷的眼睛。”

  “在实力孱弱甚至没有根基的地方,故意制造出案子,而真正发展出势力的地方,却竭力遮掩。”秦逍眉头锁起:“就像当下,我们看到这幅地图,如果不细细深思,就会以为王母会的力量集中在幽州和西川益州,而青州和江南三州却不在我们的注意之中。”

  宇文怀谦点头道:“这便是我想到的一种可能,如果当真如此,王母会确有高人在暗中布局。”

  秦逍目光盯住江南三州。

  江南三州,便是自北至南的扬州、苏州和杭州三地,这片区域囊括了帝国商业最发达的地方,商贾如云,各种贸易在此地如火如荼,如果说江淮地区是大唐最重要的粮库,那么江南三州便是帝国最重要的钱袋子,江南赋税半天下,绝非虚言。

  “若果真如此,难道江南和青州已经成为王母会的根基之地?”秦逍眉头锁起。

  宇文怀谦神情也凝重起来:“王母会欲盖弥彰,我只希望我的判断是错误的。青州是王母会最初兴起之地,虽然朝廷出兵围剿,将王母会的头头脑脑几乎杀得干净,可是王母会在青州发展出了几万信徒,那些信徒最终迫于朝廷的压力不敢再追随王母会,但没人可以保证,那些信徒是否真的彻底与王母会断绝关系。我说的断绝关系,不是说不再与王母会联系,而是王母会当初在他们脑中种下的东西,是否真的清干净?”

  秦逍微点头,心知那几万信徒当年被王母会蛊惑,即使有部分人幡然醒悟,却数万之众,绝无可能全都清醒过来,而王母会一旦卷土重来,这些还没有醒悟的信徒必然会再次成为王母会的追随者。

  “青州倒也罢了,可是如果江南真的已经被王母会渗透,情况就很严重了。”宇文怀谦看着地图上的江南一带:“嘉峪关封锁之后,与西边的贸易便会断绝,这对大唐的国库必将造成极重的影响。国库有近半指望着江南一带的赋税,一旦王母会在江南形成气候,甚至祸乱江南,断绝了江南赋税,直接的后果便是让帝国的国库雪上加霜,甚至有崩溃的危险。”

  秦逍此时却已经在寻思,如果宇文怀谦的判断是正确,王母会暗中已经在江南形成气候,那么江南内库的案子,是否与王母会有关?让他们又是施展了什么神通,能够在一夜之间将江南内库盗窃的干干净净?

  “江南不能乱。”宇文怀谦轻声道:“江南若起匪患,朝廷要围剿,就必然要加重其他地方的赋税,如此很可能会造成更多地方的叛乱,到了那个时候,天下必将陷入无法扭转的危险局面。”看着秦逍道:“虽然我们不能确定王母会一定在江南扎下了根基,但我个人认为,朝廷还是应该派人暗中前往江南调查,在王母会叛乱之前,将他们掐死在萌芽之中。”

  秦逍看着宇文怀谦,想了一下,终是叹道:“我正准备去往江南,本来心里就不是很有底,如今知道江南可能有王母会的存在,这差事恐怕会更加难办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