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站快捷方式
首页>穿越>日月风华>第五五九章 月宫
傍晚时分,秦逍想到昨晚回去之后,立刻着手处理青衣堂的事情,还没有好好安抚秋娘,便寻思着今日要早些回去,缠绵恩爱一番,应该可以让受惊的美娇娘得到一些缓解。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

  处理青衣堂后面的事情,倒也用不着秦逍亲自操持。

  这几日下来,他忽然发现,无论费辛还是云禄,倒也不是碌碌无能的庸才,这两人真要办起事来,也算是井井有条,很有可取之处。

  骑着黑霸王刚离开大理寺没多远,迎面一辆马车过来,直接挡住秦逍的去路。

  秦逍心想老子现在在这条街可是杀神一般的存在,就连血阎王卢俊忠都不敢轻易招惹,这又是哪家马车不长眼,竟然拦住自己。

  赶车的一身灰褐色的劲衣,两臂都有皮革护腕,看打扮就不是一般的车夫。

  秦逍勒住马,从车厢里钻出两名男子,和车夫一样,都是灰褐色劲衣在身,腰间系着皮带,不但佩了刀,而且皮带上分明有别着飞刀,让秦逍有些惊讶的是,这两人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分明是一对双胞胎。

  两人跳下马车,并肩上前,左边那人看着秦逍,问道:“你是大理寺少卿秦逍?”

  “你们又是何人?”

  “我家主人请你去一趟。”那人神情冷漠,淡淡道:“跟我们走吧。”

  “你们家主人?”秦逍皱眉道:“是谁?”

  “秦少卿去见了就知道。”另一人却是带着笑脸,很客气道。

  秦逍叹道:“如果你们是我,好端端走在大街上,突然有人挡住你们去路,要带你去见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主人,你们会不会去?”

  “大胆!”冷面人按住佩刀刀柄:“亵渎殿下,你可知罪?”

  “殿下?”秦逍一怔,但立刻就明白过来,当今能够被成为殿下的人屈指可数,问道:“是.....是公主殿下?”

  笑脸人含笑道:“正是,公主有事传召,还要辛苦秦少卿走一趟。”

  秦逍想了一下,道:“既然是公主召见,前面带路。”

  “乘车去!”冷面人冷漠道。

  “我有马,总不能丢在这边。”秦逍道:“不用太客气,我也坐不惯马车。”

  既然知道是麝月公主召见,秦逍还真不好拒绝。

  这个时候公主突然派人来传召自己,秦逍心知肯定是与青衣堂有关系。

  青衣堂背后的主子就是麝月公主,如今自己将青衣堂弄得土崩瓦解,公主心中自然很是气恼。

  只不过秦逍倒还真没有想到公主的速度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宫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竟然会为小小的市井帮会亲自出面来找自己麻烦。

  只是公主传召,自己却又不能不去。

  双胞胎也没有多废话,转身上了马车,马车掉转头,在前面带路,秦逍骑马跟在后面,本来以为是要去往宫中,但走了两条街,感觉并不是去往皇城的方向,催马到得马车边上,问道:“不是去见公主吗?为何我觉得走错了了路。”

  “主人不在宫里,在金城坊。”车厢内传来声音。

  秦逍立时想起,当年成国公赵氏一门被诛,麝月公主被接回宫中,或许是圣人心中对公主存有一丝愧疚,将金城坊赐给了公主,而且下旨在金城坊内为公主修建了奢华的麝月宫。

  一人一坊,京都之中,也唯有麝月公主有此待遇。

  金城坊位于皇城西侧,由龙鳞卫守护,比起皇宫的禁卫森严,金城坊的守卫丝毫不逊色于皇宫,对京都的文武百官和市井百姓来说,金城坊甚至比皇宫更为神秘。

  圣人偶尔还会传召臣子入宫议事,但金城坊却是麝月公主的居地,除了麝月宫的人,没有任何人敢踏进金城坊一步。

  秦逍当然不知道自己是极少数有幸踏入金城坊的官员之一,跟在马车后面,金城坊的道路十分宽阔,而且干净异常,地面就像是被水冲洗过一样,但走在金城坊内的街道上,却有些渗人。

  静!

  整座金城坊实在是太安静,这里的房舍极少,四周种植着大片的花草树木,抬眼所望,只见红花绿树,却很少看到人影,偶尔瞥见人影,也只是不为人注意的龙鳞守卫。

  金城坊倒像是一处规模极其宏大的大花园。

  这金城坊竟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天色暗下来,林荫茂密,四周冷冷清清,这让秦逍还真是有些忐忑,寻思着麝月公主要找自己麻烦,总不会这金城坊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吧。

  他虽然知道此行可能会很凶险,但公主殿下传召,自己却又不能不奉令前来。

  又向前走了一段路,便见到一座豪阔的建筑出现在前方,说是府邸,却比寻常府邸规模要宏大得多,可要说是宫殿,规模却又小了几分,朱门高墙,门前一排龙鳞侍卫,天色暗下来,那门头已经悬挂了数只粉红色的灯笼,从灯笼撒射出来的红色灯火,洒在门前的大理寺地面上,宛若火烧一般。

  马车停下之后,双胞胎从车上跳下来,马车径自从边上的道路离开,秦逍也翻身下马来,那笑面人向秦逍含笑道:“主人只怕已经等急了,秦少卿请随我们来。”也不废话,在前领路。

  秦逍倒也不必担心黑霸王跑了,跟在二人身后,进了建筑内,里面却是灯火明亮,格局精致,随眼望去,处处是景,走了好一阵子,这里面却深似海,似乎没有尽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应有尽有,更有诸多奇珍异草点缀其中,秦逍看在眼中,心知这麝月宫花费着实不菲,恐怕皇宫里任何一座宫殿耗费的金银都远及不上此处。

  圣人看来对自己的这个女儿确实十分偏爱。

  而麝月公主掌握着皇家内库,几乎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有钱的女人,在自己的居处耗费巨资,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走了好一阵子,进入一道拱门,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抬眼望去,只见此处却是一处百花争放的花园,花园深处,一道身影宛若烈火,靠近之时,才发现正是身着红色云裳的麝月公主。

  这位国色天香的绝世佳人此时正席地而坐,草地上铺着从西域而来的精美毛毯,毛毯上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棋盘,秦逍走过来时,麝月公主也没有抬头,手里捻着一颗黑棋,正聚精

  会神地盯着棋盘上的棋局,棋盘上已经布满了黑白弈子,公主似乎正在思考下一步棋该放在何处。

  秦逍上前躬身行礼:“小臣秦逍,拜见公主殿下!”

  公主这才扭头看了一眼,很随意问道:“秦逍,你会不会下棋?”

  “略通皮毛。”秦逍在甲字监自然也拜师学过棋艺,在棋道上谈不上有多深的造诣,却也能够下得了几手。

  “坐下陪本宫下棋。”公主依然看着棋盘,“吕甘、吕苦,你们先下去吧!”

  双胞胎一躬身,十分乖顺地退了下去。

  秦逍心想这两人的名字倒是有趣,看来那笑脸人应该就是吕甘,那从头到尾冷着脸的应该就是吕苦了,人如其名。

  麝月公主虽然年近三旬,但在周围的宫灯照耀下,肌肤白的如同冰山上的雪,吹弹可破,被红色云裳包裹的身躯丰腴妖娆,她的眉目有七分酷似当今圣人,虽然没有圣人那种睥睨天下的威严气势,却多了几分慵懒妩媚,整个人就如同熟透了的果子一般,水嫩成熟,让人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

  美艳丰腴的公主眼下似乎对面前这盘棋局更有兴趣,片刻之后,似乎才发现秦逍没有动静,抬头看了一眼,那双雾蒙蒙的眼眸儿瞟了秦逍一眼,细长的柳眉微蹙,淡淡道:“让你坐下,你没听见?”

  秦逍犹豫了一下,正要过去,忽然瞥见公主竟然没有穿鞋子,一双纤足很随意地斜在毛毯上,纤足小巧而弧度优美,曲线玲珑,饱满适度,美妙天成,修剪的十分漂亮的脚趾上,涂着凤汁,殷红勾人。

  秦逍目光又从麝月公主那丰润的朱唇掠过,线条优美的双唇亦是红艳如火,心想看来麝月公主特别偏好红色。

  红色让人感觉到激情奔放,不过公主看上去却淡然冷静,她的小动作看上去很像圣人,也许圣人年轻的时候便是如此,也只有这样的绝世容颜,才能够让先皇帝宠爱有加。

  秦逍站在毛毯边,小心翼翼地拖下了靴子,向公主一拱手,说了声“失礼”,这才走上西域地毯,到得公主对面,坐了下去。

  “你若执黑棋,这一子该如何下?”公主微抬头,朦胧似雾的漂亮眼眸看了秦逍一眼,秦逍一拱手,身体微微前倾,凝视着棋盘上的棋局。

  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不只是院里的花香,还是公主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或者是花香与体香混在一起,沁人心脾。

  片刻之后,秦逍才指着一处道:“小臣驽钝,棋艺不精,不过若是小臣落子,会落在此处。”

  “这里?”公主看了一眼:“为何?”

  “目下的局势,白子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黑子就算全力防守,最终也会落败。”秦逍解释道:“既然如此,还不如出奇招搏一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就算败了,至少也挣扎过,好过窝囊落败。”

  公主唇角泛起一丝浅笑,妩媚艳丽,眸如水波,声音轻柔:“如此说来,徐常胤的所为,你还是很赞许?他知道你要对他下手,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拼死一搏,虽然输了,总也好过窝囊而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