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站快捷方式
首页>都市>带着军需来大明>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石亨心理
来人正是新一集团军师师长巩鹏举。

  这一次他是奉了军长秦风的命令前来给高玉传递消息的。鉴于对方现在已经与外面中断了联系,他们便有必要把情况进行说明,也好打碎对方心中的幻想。

  “高监军,本人是1031师师长巩鹏举,现奉军长之命来通报一个消息给高监军知晓。”巩鹏举声音严肃,由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其它表情,即没有所谓的盛气凌人,也没有丝毫的讨好之意。

  对于巩鹏举的态度,高让还是很满意的,他最怕的就是对方一来就一幅趾高气昂的样子,虽然说他现在的确是处于劣势,但手中毕竟还握有十几万大军,若是来人态度过于嚣张的话,他岂能容忍。

  “说吧。”鉴于对方的态度还不错,高玉倒也有兴趣听一听他们要讲一些什么。

  此时,不仅是高玉,便是李克光和候相杰两人也都竖起了耳朵,直觉告诉他们,五星军的使者到来,一定是有大事要说。

  在大帐中突然落针可闻时,巩鹏举的声音洪亮而出,“高监军,就在一天之前,辽东十万铁骑已经被武南王包围歼灭。其中房定山被俘,罗百坤、穆穷等人战死。三天之前,我们五星军攻下了答鲁城,除逃走约一万人至万全都司之外,其它十一万大军尽数被俘。换一句话说,草原之上的你们已经是一支孤军了,且如果我王所料不错的话,你们的粮草应该不多了吧。考虑到大家都是汉人,出于人道主义,你们军中的伤员可以送出营外,介时我们会安排人接收,对他们进行医治。”

  此时此刻,高玉的脸色早已经涨红的厉害,直觉上告诉他对方说的都可能是真的,但他是绝对不会在口头上承认一切的。房定山所率领的十万辽东铁骑是多么强悍的存在,怎么可能说灭就灭呢?他们一定是在骗自己。

  怒火中烧之下,高玉突然间就大声的喊着,“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想要动摇我们的军心,所以才在这里散发着此等谣言。”

  面对着高玉的大喊大叫,巩鹏举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一次北明大军若非是因为听信了高玉的话,主动出击的话,怕是想要收拾他们还要费上不少的手脚。也可以说,这一仗的大败,责任高玉至少要占八成。

  这一切的所为,自然让崇尚强者的巩鹏举有些看不上眼。但这是敌人,他不会好意的去提醒,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后便即抱拳说道:“高监军大可以不去相信,本师长来就是通报这个消息给你们的。至于说伤员,最好还是交出去吧,不然他们不旦已经没有了战斗力,还会消耗你们为数不多的粮食,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说这这些的巩鹏举也不等高玉做什么决定,他是转身就走,目的已然达成,他的任务便算是完成了,至于接下来如何的发展,他相信只要高玉不傻一定会把伤员交出去的。

  巩鹏举已经离开了,留在帐中的高玉此刻已然是一脸木然之色。

  使者没来之前,他还在心中抱有着一定的希望和想法。可是现在,这些想法全数被打破了,他突然间发现,自已就像是个跳梁的小丑一般,他成为了被人抛弃,不!是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把自己给抛弃了。

  五星军是什么人?如果他们那么容易对付的话,怎么可能把也先的瓦剌部赶出了草原?如果他们容易对付的话,为何安南等国、包括小倭国、朝鲜国会被其所占呢?

  亏得他还自以为自己厉害,竟然想灭掉五星军。现在好了,几十万大军若是被杀、被俘、被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下达了进攻和出城的命令所至,他已经是一个千古罪人了。可以想像,一旦消息传回到北明京师的话,那些朝中的大臣和御史们会如何的弹劾自已,代宗皇帝又会如此的恨自已,便是现在就死了,怕是以难弥补其罪过吧。

  想到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彻底的玩蛋了,这一刻的高玉是满脸的泪水,趴在书案上就此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一幕正被李克光和候相杰两人看了一个真切,这对他们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原本以为跟在高玉的身后,凭着这几十万大军,在加上高玉在宫中的背景,此行就是来镀金的,等有了军功在肯使银子,回头有个一官半职的人生将是多么的美好。

  可是现在,高玉竟然兵败了,不仅如此,听五星军那位师长的口气,他们整整四十万大军都完了。现在哪里还有军功了,有的只剩下生死危机了。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虽然这两位称不上是什么君子,但就是小心也知道生命诚可贵的道理。这样的人为了活下去,往往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的。

  就在高玉还伏案大哭的时候,李克光和候相杰已经悄然的退出了大帐。随后不久,两人在一座小营帐中相聚,他们斥退了所有人,在没有了旁人之后,两人在没有什么顾忌,将各自的担心讲了出来。

  即然是小人,在他们眼中便没有什么所谓的正义和义气,有的只是利益和生命罢了。最后臭味相同的两人一番商议之后决定,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他们只能做出对不起高玉的事情,不行就抓了此人去五星军献伏,至少要先保住性命再说。

  出于对五星军并不了解,两人并没有马上做出这个决定。一来他们对于巩鹏举之言没有全信,万一这是对方在诓骗自己,万一要来援军真的出现了呢?二来他们也想看一看,五星军是不是真的不杀俘,如果是的他们在选择投降也不迟。

  巩鹏举离开了,虽然没有得到高玉的答复,可是至少被围的十几万北明军已经变得老实了起来。在没有出现什么突围的事情发生,显然是举动奏效了,这自然也离不开情报局早就安排在北明军中密探,他们或是普通士兵的身份,若是伍长、什长、百夫长,看起来都并不是很起眼。如果北明军战事顺利的话,他们就算是说一些什么不利军中的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风雨飘摇之声就完全的不一样了。

  往往一根稻草在这个时候也是可以压倒一匹骆驼地。

  ......

  万全都司。

  一条条有关前线战况的情况不断的向这里传送着。

  军中的快马斥候、军中的密探、锦衣卫情报人员、东厂的番子他们都活动了起来。通过他们的种种努力,外加杨晨东并没有要掩盖消息的意思,一些真实的情况便一记接着一记的送到了在这里座阵的武清侯石亨手中。

  起初,在得知高玉兵败的时候,石亨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窃喜的。

  让你们想要跃过我掌领军权,现在好了吧,吃了败仗吧,这一次知道本侯为何迟迟不发兵了吧。

  前方打了败仗,至少证明自己是对的,就凭着这一条,石亨吃饭的时候硬是多吃了一碗米。可是随后当不好的消息一个个传回时,他又没有了胃口,尤其是在得知答鲁城被五星军攻陷,城内的十几万大军只有一万人逃了回来,其它人都做了五星军的俘虏时,他就感觉到情况已经发展到失控之势。

  接下来在听到连房定山所率的十万辽东铁骑也被五星军打败,一半人被杀,一半人被俘之时,石亨是彻底的变了脸色。

  做为对军中情况十分了解的石亨,没有几人比他更加清楚这支辽东铁骑的重要性。

  大明缺马,更缺擅骑之人,要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一直看着鞑靼和瓦剌在草原上称雄呢?

  就算是高祖在世的时候,虽然几征草原,打的蒙古骑兵是落荒而逃,可是仔细看去的话,还是能够发现,他们能胜是靠着将士的勇敢、将军的战敢、火器的帮助以及兵力的优势。往往都是以几十万十几万对付蒙古骑兵几万人而已。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战马不足,骑兵太少吗?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十万铁骑,不夸张的说,这就是北明在草原上的立身之本。正是有了这十万铁骑,他们才敢参与到战事中来,时不时寻一些五星军的麻烦,以显示着自己的存在。甚至机会在合适的时候,他们还能勇于出击,给五星军当头一棒。

  这就是骑兵的妙用。辽阔的草原之上,他们可以来无影去无踪,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做许多想做的事情。而一旦没有了这些骑兵的话,只是靠着双腿,那仗也不用打了,往往累就要把人累死,还何谈去找别人的麻烦呢?

  “这个房定山是怎么搞的。”石亨不解的摇着头。从内心而讲,他对房定山这个人还是很佩服的,虽然说对方贪婪了一些,但也是大势所迫,北明的风气就是如此,想要当好官,那就必须要向学会孝敬,不然的话,就等着被革职吧。而这几乎已经是北明甚至是南明官员的通病了,并算不得是什么毛病。再说了,房定山打仗的确是有一套。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